十六央

不定期写文的小透明央子一枚

【蔺苏】你说(中秋献礼)

#中秋这样的大好时节蔺苏怎能不虐狗
#深夜更文
#还是小小小小小小小小小小甜饼(我仍然相信你们看到了小)
#起名废重现江湖我也很绝望啊

你说(一发完)


“茶花饼!”


梅长苏笑笑,伸手帮飞流擦掉嘴角的糕点屑:“不是茶花饼,这个啊……”


“太师糕!”飞流抢答


“不是啦,这个是月饼。”梅长苏好笑的揉揉飞流头顶的碎发。


飞流歪头,认真地看着梅长苏:“月饼?”


“是啊,月饼。飞流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嗯……不……”


知道两个字还没说出口,飞流一转头,“噌”的一下就缩到梅长苏身后,只探出半个头小心翼翼地看着紧闭的门口。


果不其然下一秒门被推开了,月白色的衣袖被风吹进来:“哎我说长苏,中秋这样的大好时节何苦在这里枯坐啊。”


梅长苏笑笑,没说话。伸手把飞流从自己身后拉出来,让黎刚带飞流出去玩。


黎刚愁眉苦脸:“宗主,是我带飞流出去玩还是飞流出去玩我啊……”


梅长苏一脸我可不管,还没说话,蔺晨已经不管三七二十一把飞流裹在黎刚身上一起推了出去。


“中秋大好团圆夜,如此枯坐可是太浪费了啊!”蔺晨一边说着一边蹭到梅长苏身边。


梅长苏顺势向蔺晨身边凑了凑:“不然蔺公子还想做什么?”


蔺晨唇边勾起一抹坏笑,突然翻身把梅长苏压在身下,嘴唇缓缓贴上梅长苏的耳垂,带着薄荷清香的热气氤氲在梅长苏耳侧,耳边缓缓传来蔺晨沉稳又不失兴奋的声音——


“你说呢。”

























呀嘿,央子在这里祝大家中秋节快乐啦,愿你们日日团圆有月饼,年年长安多产粮~
【比心心♡】

(来自大晚上一边看晚会一边码文一边跪舔我大空军歼十 十一 二十巨帅啊然后嗨到不行的央子原创)

【蔺苏】深蓝之下 9


#呀嘿突然更文
#拖了好久我有罪
#这篇好短我也有罪
#流水账啊流水账

深蓝之下  9


甄平一把拉住梅长苏,伸手就把梅长苏捂着小臂的右手给按了下来,然后暗暗吸了一口冷气。


梅长苏的左小臂被指挥台的侧角给划伤了,伤口虽说不太深,但是不知为何血流的却快。甄平小心翼翼地把梅长苏的袖子一点点地捥了起来,瞟了一眼身边正在发愣的副航海长:“别愣着了,快去找艇医啊!”


“嗯……”宛如大梦初醒的副航海长没等梅长苏说话,立刻冲向了医务室。


“不用了,等出了山脉……”一直任由着甄平摆弄的梅长苏终于出声了,只不过还没说完就被甄平的另一句话堵了回去。


“艇长,您要是还这么不注意自己的身体,等回基地我就去找晏大夫!”


能不能上艇的生杀大权还牢牢掌握在晏大夫手里的梅长苏沉默了,再次任由着甄平和副航海长一起叫来了艇医。艇医几乎是被副航海长脚不沾地地拖过来的,一边拿着纸巾擦汗,一边让梅长苏坐下。


梅长苏坐回指挥位还不忘提醒声纳室注意观察艇体与崖壁距离,与此同时被拖过来的艇医着急忙慌地翻遍了整个医疗箱愣是没找到碘伏,突然想起自己上艇着急忘了换掉前些天刚用完的碘伏空瓶。于是艇医看着医疗箱里满满一瓶医用酒精有种想哭的感觉。


“怎么了?”梅长苏察觉到艇医的异样,顺口问了一句。


艇医抖着声线,冒着被甄平航海长用眼神剜死的风险支支吾吾地问了个问题:“我……我忘记拿碘伏了……那个,艇长您要不……嗯……用酒精?”


“什么?!”甄平狠狠剜了艇医一眼,还没来得及说完就发现梅长苏看了自己一眼,急忙把另一句话咽了回去。


梅长苏冲艇医摆摆手示意没事,艇医抖着手拿棉签沾了酒精,一点一点地浸在梅长苏的伤口上。梅长苏闭上眼睛,脸上没什么表情,可是垂在桌边攥紧的手暴露了他的处境。


这边艇医的酒精还没涂完,声纳室那边就有人欣喜地喊了一声:“艇长,前面发现出口,我们要从山脉出去了!”


梅长苏闻言挑了挑眉毛:“声纳室开启主动声纳,扫海,绘制出口图纸。”


“是!主动声纳开启,扫海开……”声纳室未完的话让一阵晃动生生打断了。不过虽说同是晃动,这次的就比上次轻微了许多。于是,在这阵晃动的空档,艇医抖着手给梅长苏包扎完,又嘱咐了几句注意休息不要沾水之类的,获得梅长苏地默许后手脚麻利地拎着医疗箱回了医务室。


艇医前脚刚走,艇长室的门后脚就开了,饶是蔺晨睡得再死也被这接二连三的晃动给晃了起来。


“什么情况啊?”蔺晨揉着眼睛踱着步子从艇长室里晃了出来,刚刚转到指挥台前就看到梅长苏手臂上的伤,可能是刚睡醒智商不太够,硬是反应了好久又问了一句,“这……什么情况啊?”


梅长苏还没来得及说话,声纳室又出声了。


“报告艇长,刚才有一股水底湍流将我艇向左推了数米,不过我们现在已经从山脉出来了!”说到后面声音里满是难掩的欣喜。


梅长苏静静地嗯了一声,又看了看站在一边还是一脸茫然的蔺晨,突然很不厚道的笑了:“就这样,没什么情况啊。”
























恩我真的拖了好久嗳,这篇也真的很短嗳,国庆学校克扣完假期还八斤作业嗳
我真的很无奈啊
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呜呜呜呜

顺便问个问题——
哪位哥哥姐姐大佬太太是学航空航天专业或者飞行器制造与工程之类的专业的,想了解一下高考(3+3)需要报考的科目以及偏航空一点的大学和就业方向(恩评论最好私聊也行不过我弧长绕地球一圈啊)

最后给你们比心心♡

(来自被国庆作业成功埋起来的央子原创)

【蔺苏】长终

深蓝是真的没写完,我有罪【鞠躬】
下一次回家还不知道啥时候【捂脸遁地】

#来自赤壁赋梗
#深夜更文
#大概是刀
#极其不走心我有罪




梅长苏刚从林殊变成现在的自己时,就知道自己大概是活不了多长的。


有道是地狱归来不可久留矣。


那时候,才挫骨削皮拔过毒留在琅琊阁静养的梅长苏最大的爱好就是坐在窗边放空自己。可是偏偏边上就有一个闲不下来的蔺晨,一边抱着用白玉瓷瓶装的秋月白,一边又一个劲的把瓷瓶往不能喝酒的梅长苏那里晃。梅长苏也不说话,冷漠的挥挥手,好似嫌弃蔺晨的样子。


蔺晨终于忍无可忍:“喂!你能不能说句话啊!你不闷我还闷呐!”说着一把就把梅长苏从窗边生拽到自己身边。


一下子失去重心的梅长苏撞到蔺晨手臂上,怒视蔺晨:“你到底要干什么!”


“哎,没你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吧。”蔺晨答非所问,又晃了晃手里的瓷瓶,似笑非笑,“听说长苏你以前千杯不醉啊,真是可以,可以啊!”


梅长苏没说话,双手微微握拳,深灰色的眸子里有些说不清的伤感。蔺晨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刚想说点什么补救一下现在这个尴尬的场面,没想到梅长苏先出声了。


“驾一叶之扁舟,举匏樽以相属。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


蔺晨接上梅长苏的前一句:“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怎么突然忆起这个了?”


“梅岭一役前,许下胜利后挟飞仙以遨游的愿望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实现……”梅长苏也答非所问,自嘲的勾起嘴角微微一笑,“像我这样以后注定双手沾满鲜血的人,哪会有飞仙与我同游……哪怕终了能的个抱明月而长终的结局,大概也就无憾了……”


蔺晨愣了愣,手上的瓷瓶不再乱晃,刻意将声线提了两提,用尽量欢快的语气打断了梅长苏的话:“没良心你瞎想什么,瞪大眼睛看看好嘛,我不就是个坐在你面前货真价实的飞仙!”


“噗嗤……”梅长苏听完蔺晨的话,忍了又忍然后还是很不厚道的笑了,“飞仙哪有你这样胖的!”


蔺晨凶神恶煞地朝梅长苏扑过去:“没良心你大爷!我不治了!绝对不治了!”










多年以后,蔺晨去了南楚游山玩水,梅长苏去了金陵呕心沥血。不久,梅长苏的一纸书信让蔺晨从南楚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大步迈进苏宅后见到梅长苏的第一句话:“你怎能把自己的身体糟蹋成这样,难倒不要命了吗!”


梅长苏心知到底还是不妥,于是沉默不语,任由着蔺晨和晏大夫双管齐下兵行险招。


金殿呈冤那天梅长苏在朝堂上冷眼相看,用平静几乎没有波澜的语调一字一句的诉说着赤焰军的功绩,一颗心却悬着,久久放不下。


梅长苏不知道,在远离皇宫的苏宅,也有一个人悬着心。只不过不是为了赤焰军,而是为了他。


顺利呈冤后蔺晨早早设计好了游玩的路线,一有时间就拉着梅长苏聊天侃地的。


“挟飞仙以遨游是吧,这不是帮你实现了!”蔺晨佯装邀功的脸上刻满了兴奋。


梅长苏不甘示弱:“你才不算,没你这么胖的飞仙!”


于是十年后,蔺晨再次扑向梅长苏:“没良心你大爷!”


与此同时,多封紧急军报在通向金陵的路上飞驰着。


“我要回去,那才是属于我的地方!”蔺晨和梅长苏一句赶一句,言至于此,蔺晨终于是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悲伤,反手将冰续丹丢给梅长苏。


“随便吧……”


“长苏,我答应要陪你到最后一日,你虽失信我却不能食言……”


蔺晨说着说着就红了眼眶。


其实我早就知道,金陵你回去了,梅岭也会回去的。不过没想到竟是现在罢了……


蔺晨还是跟着梅长苏去了北境。












军帐里的蜡烛快燃尽了,窗外一轮明月遥挂天际。梅长苏躺在床上,苍白的脸色近乎透明,蔺晨趴在床边,不知在做什么。


深夜的寂静终于是被梅长苏打破了:“咳……蔺晨,挟飞仙以遨游我做不到了……那咳咳……那就让我抱明月而长终吧。”


“我不想……”蔺晨没有抬头,低沉着声音说。


“无论如何,谢谢你蔺晨……”梅长苏顿了好久,“我该走了……”


梅长苏用尽自己身上仅剩的力气,抬起手,抚上了蔺晨的发丝。


“真的……谢谢你……”


帐内重归寂静,唯一一根蜡烛晃了几晃,灭了。


蔺晨依旧趴在床边,不出声,嘴角尝到了苦涩的味道。


泪流满面。









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于悲风。

















(来自刚放假明天接着就上课的高一狗央子原创)

军训回来突然想老白

什么,你问我深蓝呐。
嗯大概军训累成狗作业多上天没码
我有罪【90º鞠躬捂脸】

大概是通知

这大概算是一个通知
是的我要开学了
所以说深蓝也要真正的不定期更新了
我两周一回家并且只更文
是的我可能连评论都回不了
如果各位愿意等我两周一次可能还会欠的文我当然非常感谢
如果要取关我我也不会强留的
最后
高中加油
我爱你们【比心】

        ——央子

【蔺苏】深蓝之下 8


#即将断更的深蓝
#短小而不精悍我有罪
#流水账啊流水账
#圈地自萌

深蓝之下  8


蔺晨自己在舰桥上生闷气,傻站了一会被海风吹得冷,又顺着墙梯下了指挥舱。


“关闭舱盖,检查供氧系统,检查舱室水密,六舱汇报主电机运行情况。”梅长苏看见蔺晨下来,拿起指挥通讯机。


六舱回信:“报告艇长,主电机运行良好。”


梅长苏放下通讯机,走到声纳室门口:“有,准备下潜,声纳探测水下情况。”


“报告艇长,水下平静,无异常噪音,可以下潜。”


“有,下潜至深度一百米,保持航向。”


“一百米到。”


梅长苏重新坐回指挥位,拇指和食指拈着袖口的布料,眼神看不出放在了什么地方,微皱了眉头,不知道在考虑些什么。


“怎么了,想什么呢?”蔺晨的声音打断了梅长苏的思绪。


梅长苏回过神来,食指一扣指挥台:“没什么,只不过我们这次的航线刚好经过一段未知海底山脉,有点担心啊。”


蔺晨挠挠头:“海底山脉,在哪,我看看。”说着走到甄平那里,抢过甄平的半边座位,“甄平甄平,长苏他说的什么海底山脉在哪?”


于是被蔺副艇长提问问题甄平扒着海图拿着放大镜地毯式搜索,梅长苏等了一会,见甄平快把头埋到海图里了,实在是忍不住出言提醒:“在北纬15度附近找找。”甄平拿着放大镜找过去,果然发现了一段海底山脉。


蔺晨琢磨了一下,转过身去:“副航海长调取一下资料。”


“报告副艇长,我大梁的潜艇未到达过该地区,所以没有该地区的相关资料。”


“没有?”蔺晨也像梅长苏一样皱起了眉头,“那可麻烦了。”梅长苏还没想出途径海底山脉的对策,声纳室倒先出声了。


“报告艇长,我艇左前方水面发现异常噪音,根据声纹判断,应该是我们的护航编队。”


“有。”梅长苏再次走到声纳室,拿起声纳室的水通机,“前方护航编队,我是701潜艇的艇长梅长苏,我艇正在水下进入你编队,请勿发动攻击。重复,请勿发动攻击。听到请回答。”


没几分钟护航编队就回了话:“编队收到,已命令僚舰注意避让,请入编队。”


“报告艇长,我艇成功进入护航编队。”


“有。”


梅长苏再次拿起水通机:“我艇已入编队,正在同向航行。”


“收到,通话完毕。”


蔺晨探过头来:“我们入队了?”


“是,但是现在最需要留意的,就是那段海底山脉了。”梅长苏站起来,出了声纳室,“我们并没有掌握与其有关的资料,要是单凭声纳未免有些不安全啊……”


“那,那我们为什么不上浮通过?”黎刚插了一句。


梅长苏暼了黎刚一眼:“上浮?我们上面就是护航编队,护航编队的吃水深度你不是不知道,上浮是想艇毁人亡吗。”


黎刚被教训了一顿,低着头继续好好开自己的潜艇。


梅长苏手拈着袖口,看着海图:“这倒还真是个麻烦……”转头看向蔺晨,“有什么办法吗?”


“这样来看,我们就只能通过声纳,穿过去。”蔺晨也难得严肃起来。


“这是个办法,可是,咳咳……咳……”梅长苏话没说完,就咳了起来。


蔺晨赶紧过来给梅长苏拍背:“又难受了?”梅长苏摆摆手,感受到身后黎刚和甄平的目光,赶紧喝了口水示意自己没事。梅长苏刚平静下来就感觉心口一悸,扶着指挥台喘了几口气,才稍微缓解了一点。


“咳。”梅长苏清了清嗓子,“这也没办法绕开……蔺晨听你的,我们就穿过去……”


梅长苏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声纳室打断了:“报告艇长,前方出现异常回波,是海底山脉。”


梅长苏和蔺晨对视一眼。


这就来了……


梅长苏旋即下达命令:“声纳室,开启主动声纳,扫海。甄平你过去,把这个海底山脉的通道给我画出来,越快越好!”


“是!”甄平抱着手写板就去了声纳室,声纳室的人一边说,甄平一边画,不出二十分钟,一副海底山脉中通道的大致轮廓就出来了。


“我们该进去了。”梅长苏对蔺晨说。


“右舵,航向一七六,前进一。”梅长苏顿了顿,“声纳室密切监测异常回波,及时报告与山崖距离。”


“舵右,进一到。”


“是,声纳室正在监测。”


蔺晨看了看表,据出海时已经过去将近十二个小时了。蔺晨拍了拍梅长苏:“昨天晚上半夜被叫起来也没睡好,长苏你先去休息会,这有我看着,你放心。”


梅长苏摇了摇头:“我现在去也睡不着,你去吧,一会来换我就是了。”


蔺晨犹豫了一下,点点头:“行,我去你艇长室睡了,长苏你要是累了一会来叫我。”


“好。”梅长苏嘴里说着好,眼睛却一直盯着海图和操纵屏。


蔺晨刚在艇长室躺下,声纳室就开始汇报情况了。


“报告艇长,我艇现距两侧崖壁各十米。”甄平接过话头,“根据草图,我艇应保持航向,六分钟后左舵二十,穿过第二条通道。”


“好……”梅长苏话音未落,就感觉一阵明显的晃动,“甄平、声纳室报告情况!”


“报告艇长,是一股海底湍流。这股湍流将我艇向右带了大约六米,距右崖壁还有四米!”


梅长苏下意识握紧了拳头:“控制航向,甄平报告转弯点时间。”


“报告艇长,还有两分钟。”


“保持航向,前进二。”


“进二到。”


梅长苏拿着手表,一秒一秒地数着数,秒表滴的一声,梅长苏立刻下令:“减速,前进一。”


“艇长,转弯点到了!”


“右舵三十,停止动力供应。”梅长苏琢磨着路线,手指一下一下的敲着指挥台。


“舵右,动力供应停止。”


声纳室带来消息:“报告艇长,我艇方向已摆正,可以通过。”


“保持航向,前进一,声纳室注意观察距崖壁距离。”


梅长苏靠着指挥台,心里默默计算着与编队错开的时间。一半还没算完,潜艇又是一阵晃动,不过比刚才可是强烈多了,梅长苏一下没站稳,因为惯性往前冲了几步,手臂又重重地撞回指挥台。


“唔……”梅长苏一声闷哼,都来不及看自己的伤势就喊了一声,“声纳室报告情况!”


梅长苏捂住手臂,疾走几步直接进了声纳室:“撞上崖壁了?”


“是,此处的间距很小,一不小心就会有碰撞。”


“这通过海图也能看出……”甄平的来字还没说完,就惊呼了一声,“艇长,你、你受伤了!”




























今天有没有多一点哈,是的我要开学了。高一住校党你们懂的,两周一回家,还不让带手机,恩就酱。【捂脸哭】

内心一万条我有罪弹幕刷过

(来自明天开学的断更党央子原创)

【蔺苏】深蓝之下 7


#不定期更新的深蓝
#短小又不精悍我有罪
#卡文状态ing
#圈地自萌

深蓝之下  7



“嗡嗡……”蔺晨和梅长苏的手机同时振动起来,蔺晨条件反射的从床上坐起来,一把抓过手机按亮屏幕,一条短信出现在屏幕上——


“701艇全体艇员进入备战状态,梅艇长、蔺副艇长请速到会议室!”


蔺晨又往下看了看,发信人——萧景琰。


能请动萧司令发短信一定不是小事,蔺晨打开手机通讯录,正准备给梅长苏打电话,门突然被敲响了。蔺晨拉开门,梅长苏早就穿好了作训服,站在门口。


梅长苏用手整了整领口:“看到消息了吗?”


“看到了,正要换衣服。长苏你要不先进来?”蔺晨有点懵,扔下手机一头扎进作训服里。


梅长苏倚着门,月光正好洒在他的脸上。蔺晨换好作训服一抬头,又正好看见梅长苏的侧脸。


如果说梅长苏除了才华和高超的指挥才能之外,还能惊艳别人的,就是梅长苏的相貌。梅长苏长的惊天地泣鬼神,柳叶眉桃花眼高鼻梁,侧脸更是完美的无可挑剔,简直上能倾国下能倾城。


所以蔺晨愣住了,理所当然的愣住了。


梅长苏等了一会,心想蔺晨怎么还没好,转过头一看,蔺晨正盯着自己发呆。梅长苏伸手一晃:“干什么呢,快点走了!”


“啊……哦哦哦走了走了……”蔺晨一下子反应过来,拿着手表就和梅长苏上了车。


不同于潜艇基地的温馨,会议室里弥漫着严肃的气氛,萧景琰拿着海图看了又看:“护航编队准备好了吗……”


话还没说完,梅长苏和蔺晨就推门而入,敬礼,梅长苏问:“萧司令找我们?”


萧景琰回礼,示意他们二人坐下:“这次有个任务,你们701艇要跟着护航编队执行护航行动。派别的艇我不放心,就把你们找过来了,能完成吗?”


梅长苏和蔺晨起立:“报告首长,保证完成任务!”


“好!你们还有两个小时的准备时间,6点准时出发。”萧景琰看了看手表,“先回去准备着吧。”


“是……”两人一声是还没说完,萧景琰又出声了,“梅艇长留一下。”


蔺晨有些无奈,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梅长苏坐在萧景琰身边,低声问:“怎么了,留我什么事?”


“小殊,你在艇上可别逞能,不舒服就说,知道了吗?”萧景琰嘱咐到。


梅长苏不耐烦的又整整衣领:“唉……没完了……知道了,行了吧?我能走了吗?”


“哎小殊……算了,小心点啊!”萧景琰挥挥手,又趴回去继续看海图。


“知道了。”


梅长苏回来的时候,701艇的艇员已经全部在停泊口待命了,眼见梅长苏回来,蔺晨待梅长苏一声令下——“出航!”


全体登艇,梅长苏和蔺晨上了舰桥,对着下面来送行的蒙挚和萧景琰敬礼。


“左满舵,航行一八零,前进三,出港!”


“满舵左,进三到,顺利出港!”


“有!”



蔺晨斜靠在围栏上:“哎又要好久不见天日了。”


“怎么?这才刚出航就想念陆地了?”梅长苏又重新戴了戴被海风吹歪的作训帽,放下手里的通讯机,“蔺晨你可不要把艇员的良好风气给我带坏了啊。”


“你你你……你还是好好关心一下你自己的身体吧!”蔺晨气急败坏,“我什么时候带坏你艇员了……啊呸,长苏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想念陆地了!我这叫有感而发,有感而发!”


梅长苏笑笑还是忍不住怼了蔺晨一句:“蔺晨啊,在潜艇上有感而发折损士气是病,得治啊!”说完不等蔺晨怼回来,梅长苏就顺着墙梯下到了指挥舱,徒留蔺晨一个人在舰桥上对着空气怒吼。
























为什么今天还是这么少,是的我还在卡文中。
大家昨天的小小小小小小小甜饼吞的开心吗,是的今天没有。
为什么今天没有,是的我还要上辅导班的课。
为什么我要上辅导班的课,我也不知道……

(来自后天就要开学但是今天还在上课的可怜的央子原创)

【蔺苏】有你(七夕献礼)


#七夕这样的大好时节蔺苏怎能不虐狗
#蔺苏实力恩爱
#文笔极渣仰天长叹
#相信我这是小小小小小小甜饼(我相信你们看到了小)

有你(一发完)


窗外的阳光透过浓云,倾斜着撒进梨花木的格窗。


清朗的山风带着悦人的啾啾鸟鸣和晚梅花的香,入眼尽是爽朗的琳琅。


蔺晨在林间一手拿着医书,一手拔着草药,嘴里还念念有词。


“今晚给长苏做什么药膳呢……”


被蔺晨念叨梅长苏让蔺晨给晾在屋子里无事可做,自己收拾了笔墨纸砚,拿着外披就出了门。


河边随着水浪上下沉浮的小舟荡着碧蓝色的波纹,几分淡淡的春意翠绿了石阶上经年的旧苔。


梅长苏小心翼翼地跨过石阶迈上小舟,把随手拿的笔墨纸砚在船板上一一铺开。右手执笔,细细的簪花小楷,一行清秀的“只愿君心思我心,定不负相思意。”字练了几页,觉得无趣,于是执着地画起蔺晨来。梅长苏要是在智谋和才华上称第二,那没人敢和他争第一。不过这一世英才就毁在下棋和丹青上了。


梅长苏画出来的蔺晨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堪称绘画界中的泥石流。梅长苏痴痴地看了一会他画的“蔺晨”,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笑的厉害了甚至还咳了起来。


“咳……咳,蔺晨你要是长成这样,大概你这辈子就和美人无缘了吧哈哈哈……”


好吧,梅长苏对自己的绘画水平倒还算是有正确的认知。


顷刻间山下的浓云被吹上了山,丝丝缕缕的细雨夹杂着还有些凉意的风在空气中翻滚着。梅长苏急急忙忙收拾了笔墨,踏着青石板铺成的小路往屋子赶。


蔺晨刚下雨时就回了屋子,绕了一圈都没找见梅长苏,发现屋里的伞也没人拿,于是刚回到屋子的蔺晨再次冲了出去。


还在路上的梅长苏跑的急了,一时喘不过气来,只得停下来休息。头还没抬起来就被一只大手拥进了怀抱。



“眼见着就要下雨了出门还不带伞,着凉了怎么办?”


是蔺晨。


梅长苏翘了翘嘴角,从蔺晨怀里抬起头来,看着蔺晨的双眼——




“不是有你吗……”























通篇私设是赤焰翻案后梅长苏退隐山林和蔺晨一起过上了幸福的小日子,恩,就酱。

真的文笔极渣而且乱七八糟的我写了些什么啊……

(来自坚持不早恋原则所以一直以来还是单身狗的高中生央子原创)

【蔺苏】深蓝之下 6


#这会真的不定期更新的深蓝
#还是短小又不精悍我有罪
#相信我这是一篇流水账
#圈地自萌

深蓝之下  6


“艇长……艇长他……他没干什么啊,这个晏大夫你问我们我们也……也不清楚啊。”黎刚顶着梅长苏威逼利诱的目光和晏安的逼问支支吾吾。


我亲爱的艇长啊你又干啥了,害惨我了啊!


晏安看了一眼梅长苏,又看了一眼黎刚和甄平:“你们俩个跟我出来。”


完了完了,梅长苏心想。把目光从黎刚身上收回来,乖乖躺好,闭上眼睛。过了一会,梅长苏又睁开眼睛,把没有扎针的右手伸进被子里,按在还在隐隐作痛的肋下。


梅长苏的动作很轻,但还是被在一边坐着吃橘子的蔺晨看见了。


“还疼?”蔺晨放下手里的橘子,给梅长苏看了看吊瓶,接着问了一句。


梅长苏顺口答到:“嗯?不疼了。”


“瞎说,我又不是看不见。”蔺晨瞪了梅长苏一眼,又接着问,“厉害吗?要不要我去给你把老晏叫进来?”


“咳……不用了。”梅长苏咳了一声,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一点,“我没事,缓缓就好。”


晏安推开门,走到床前,把刚刚输完的葡萄糖拿下来,给梅长苏拔了针:“我可不觉得他缓缓就能好!两天晚上没睡好,还不吃早饭,你小子想干什么!”


“我……”梅长苏这会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个子丑寅卯。理所当然地被晏安一顿教育。


“好了,我不说了,你再休息一会就和蔺晨他们回去吧。我可警告你,你小子要是再被抬进来一次,能不能上艇我可就需要好好考虑考虑了!”晏安把床摇下去,让梅长苏平躺,并且顺带着又怼了梅长苏一句,“看我干什么!睡觉!”


梅长苏再次乖乖躺好,用左手拉起被子,还给了晏安一个灿烂的微笑。


晏大夫你说的都是对的,都有道理。


梅长苏睡了一个下午,再起来的时候看到的还是在吃橘子的蔺晨:“你吃了几个橘子了?”


“咳……”丝毫没发现梅长苏睡醒的蔺晨被橘子汁呛了一下,“没……没数。”


“黎刚和甄平呢?”梅长苏接着问。


蔺晨帮梅长苏把床摇起来:“回去了,今天下午是要出操的,他们俩还是新来的不好缺席。”


梅长苏点点头,顺手就要拿个橘子,橘子皮都还没碰到就被蔺晨拍回去了:“你干嘛?”


“老晏说你肠胃不好不能吃凉的。”蔺晨一本正经。


上艇的生杀大权还掌握在晏安手里的梅长苏满脸的沧桑:“我们也走吧……”


蔺晨摸摸下巴:“走着。”


两个人又一起回了宿舍,蔺晨一进宿舍就火速给他老爹——蔺副司令打了个电话。


“老爹,你确定梅长苏真的能上艇?”


蔺副司令在电话另一头忙的脚不沾地:“废话,不能上艇萧司令还专门找我调他干嘛?”


“就他这身板?”


“哎呀小梅身体确实不好,你这个副艇长平时啊就军政一把抓,等出任务上了艇再把指挥大权交还给小梅不就是了,再说了把潜艇全权交给你我还担心回不回的来呐。你自己好歹也是个副艇长了,体谅体谅艇长还做不好吗?我这边快忙死了,你平时多照顾照顾小梅,我先挂了啊。”


蔺晨在电话这头听着忙音发愣,老爹你这也未免太不走心了吧。我要平时军政一把抓以后还能活着上艇吗,接近一百人啊,累死我也抓不完啊!我一定不是你亲生儿子……






















为什么这篇这么少,是的我卡文了。而且这画风好像哪里不太一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来自昨天高速上码一半深夜码一半然后卡文的央子原创)

【蔺苏】深蓝之下 5


#不定期更新的深蓝
#越来越短小又不精悍我有罪
#晏大夫华丽登场
#心疼长苏心疼长苏
#圈地自萌

深蓝之下  5


蔺晨背着昏过去梅长苏火速出了艇,艇外一群保养人员都愣住了。这这这……是怎么个情况?蔺副艇长怎么把梅艇长给背出来了?刚才……在艇里发生了什么?


“你们愣着干什么!看不见梅艇长晕过去了吗?赶紧开辆车过来啊!”蔺晨背着梅长苏吼了两句,这才把一群懵了半天的人吼回现实。


“啊,车来了车来了!”一个刚好在停泊口执勤的701艇员朝着门口指了指。


蔺晨一听就把一群刚回到现实的人抛在身后,背着梅长苏狂奔过去,把梅长苏放在后座上,自己跳上驾驶座,一脚油门下去,车子就冲出了停泊口,向基地医院拐去了。


蔺晨飙车进基地医院,又把梅长苏背起来,冲进大门:“哎哎哎,快来个人!”


急诊的值班大夫一看蔺晨,吓了一跳。再一看蔺晨背上的人,又吓了一跳。中间根本不带过渡的就一串电话把院长给惊动了,荀珍院长又一串电话亲自指派了胸外科和心内科双修的权威大夫晏安从办公室紧急前往急诊。晏安一路小跑,年纪毕竟也是大了,刚到急诊就上气不接下气的,气还没顺匀就被蔺晨连拖带拉的带走了。


蔺晨有些不安的搓着手:“老晏老晏你快看看,他这是怎么了?”


“嗯……”晏安把听诊器从耳朵上摘下来,“先上心电监护吧,一会再做个心电图。”


“不是,那这到底是怎么了?”蔺晨拦住要去推心电监护器的晏安,又问了一遍。


晏安推开蔺晨,把推过来的心电监护器给梅长苏贴上:“现在还不能完全确定,要看了心电图才能确诊,不过按照以往的情况再结合一下现在,可能是心肌缺血导致的心绞痛,还有点低血糖。”


“心肌缺血导致的心绞痛?有病因吗?”蔺晨继续问。


晏安暼了蔺晨一眼:“你要干什么,你又不是他的家属,不该问的别问没听说过啊!”


“长苏他和我一块的时候晕的,那我总得知道点原因吧。再说了这又不是军事机密,老晏你就行行好告诉我呗。”蔺晨把晏安拉到一边,小声说。


晏安甩开蔺晨:“哼,想知道啊?你先把黎刚和甄平给我叫来!”


“嗯?你认识黎刚和甄平?”


“这小子又不是第一次来,我怎么就不能认识黎刚和甄平。”晏安没好气的怼了蔺晨一句。


蔺晨一愣:“噗长苏他是常客啊?”


晏安又没好气的瞪了蔺晨一眼,“你以为?行了,我没空和你啰嗦,你小子去护士那给我要瓶葡萄糖来。”晏安给蔺晨指了指位置,就转头继续检查梅长苏了。


蔺晨先给晏安拿了葡萄糖,又给黎刚和甄平打了电话。黎刚和甄平那边仿佛要炸毛了,一个人吼一句。


“蔺副艇长这怎么回事啊!艇长他下去的时候不还挺好的吗?”


“蔺副艇长你怎么搞的!”


“蔺副艇长……!”


蔺晨在电话这头一边揉着被震的生疼的耳朵,一边吼回去:“喂喂喂,我也很无辜好嘛!我这不一过去就这样了,我干什么了?你们俩叨叨什么叨叨,赶紧来!”


蔺晨这边刚挂了电话,生着闷气,梅长苏那边在病床上咳嗽了几声就醒了。一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晏安在挂葡萄糖,下意识闭紧了耳朵,又闭上了眼睛。


晏大夫你就当我没醒。


晏安看见梅长苏醒了,也不急,不紧不慢地把葡萄糖挂好,然后不紧不慢地坐下来,不紧不慢地抓起梅长苏的手。


晏安这不紧不慢地一套动作可把梅长苏紧张坏了。晏大夫这是要干什么?天,现在可是晏大夫为刀俎我为鱼肉啊……对晏大夫的脑补还没补完,就被虎口传来的一阵疼痛给打断了。下意识闷哼一声:“唔……”突然间发现自己在装晕不能出声啊,心想这下完了这下真完了然后默默地睁开眼。


“晏大夫……”梅长苏扯出了一个心虚的微笑,“我……”


梅长苏刚蹦出来一个字,就被晏安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你什么你,你上一次来怎么说的!你上次是口头也保证了,保证书也写了,我看你现在就差给我立个军令状了!”


“这军令状不能随便立啊……”


梅长苏的话又说了一半,不过这次打断的不是晏安,而是黎刚和甄平。


“艇长你怎么样,没事吧?”黎刚冲到病床边问。


“你看着这叫没事?”晏安怼黎刚一句。


黎刚被吓了一跳:“啊晏大夫你……你也在啊……”


蔺晨从后面挪过来:“哎哎哎,长苏你醒了啊!”又转头冲晏安笑笑,“嘿嘿老晏我这效率高不?”


晏安看看蔺晨:“你瞎捣什么乱。”接着又朝着黎刚和甄平问,“说说吧,这小子又干什么了?”


























(来自正在黄河入海口的奶奶家和姨妈家晃荡的央子原创)